联创股份为“保壳”低价出售子其它公司 拟走回化工“老路”显尴尬

  • 时间:
  • 浏览:7

原标题:联创股份低价出售,为“保壳”。子公司转型失败。计划回到化学工业的“老路”

红色周刊记者|谢碧如

近年来联创股份的业绩持续亏损。今年上半年业绩没有起色,上市公司面临退市的危险。于是开始大肆出售子公司,并表示要调整公司经营战略的发展方向。但在此之前,大股东纷纷减持,从而频频曝光违规行为。再加上其异常的财务数据,联创股份的未来发展堪忧。

近日,联创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净利润为-6522万元。在此之前,联创股份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如果下次不能扭亏为盈,就面临退市的风险。

或许是为了“保壳”,联创股份将大量溢价收购的子公司低价出售给关联方,并表示将调整发展战略。尴尬的是,这种战略调整其实是回到了化工的“老路”。

此外,根据《红周刊》记者的核算,联创股份披露的营业收入数据也存在异常,需要公司给予合理解释。

转型失败有意转向化工“老路”

联创股份有限公司,原名“联创节能”,于2012年8月在创业板上市。由于业绩不佳,联创公司于2015年至2018年收购了上海新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和”)、上海基创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基创”)、上海林动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林动”)及

但2018年,联创股份应占净利润实际同比下降625.89%,原因是联创股份对上述四个目标累计减值商誉资产20.71亿元。2019年,联创股份有限公司再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1.91亿元,导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损失14.74亿元。鉴于此,之前花费巨资的联创股份跨行业并购并不成功。

不仅如此,连创之前的并购留下了很多“后遗症”。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上海烟草投资应收及预付账款余额合计4.28亿元,截至今年6月底,该笔款项尚未收回。上海高投虽然给对方发了律师函,但仍计提坏账准备约3000万元。如果这笔钱不能顺利收回,必然会对上市公司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联创股份有限公司在半年度报告中表示,公司已与上海高投原股东签订了相关应收账款协议,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回的应收账款与前述未收回的应收账款之间的差额由赔偿义务人以现金形式予以补偿。但上海高投原股东能否履行赔偿承诺,需要打上问号,因为在此之前,由于2019年上海高投业绩下滑,根据当时签订的协议,其原股东应向联创股份支付共计8.79亿元的业绩赔偿和资产减值赔偿,但截至2020年6月底,上市公司仍未收到赔偿。如果到2020年底,上海高投的应收账款还没有到,现有的大额赔偿金还没有支付,原股东会拿什么来补偿应收账款的差额?

今年4月8日,联创股份还宣布,计划调整公司经营战略的发展方向。在大幅减少互联网广告业务的同时,返还的资金将主要用于新化学材料和新环保材料的生产和应用。也就是说,联创有限公司要转回化工的“老路”。化学工业改造互联网失败后,转向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连创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了。如果2020年再次亏损,将面临退市风险。今年上半年,由于疫情影响,其部分互联网业务结算滞后,净利润损失超过6500万元,非常严重。于是,联创股份开始出售旗下互联网公司,但有趣的是,其交易对手都是关联方,部分交易价格似乎相对较低。

例如,今年2月,联创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拟以1500万元的交易价格,将其子公司上海新和所持有的北京联创三角洲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创三角洲”)100%的股权转让给公司董事齐。祁是上海新和的股东,现任联创达美的法定代表人。联创美达转让公告披露后第二天,联创股份有限公司收到齐的书面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辞职后,将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有趣的是,截至2018年底,联创美达的净资产仍为8141万元,但截至2019年底,其净资产已变成-1476万元。为什么它的资产在短短一年内迅速缩水?根据联创股份有限公司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联创达美于2019年对2018年及之前年度累计未分配利润进行分红,分红金额为人民币7500万元。也就是说,上市公司为了处置这一资产,首先以分红的形式分割大量资产,使公司净资产变为负值,然后以较低的价格出售给公司前高管。

事实上,从营收数据来看,联创大美2019年的营业收入占上海新和的89.52%,可见联创大美在上海新和的众多子公司中占有重要地位。当年上海新和被收购时,价格高达13.22亿元,但将其核心子公司出售给公司前高管时,价格仅为1500万元,难免让人怀疑其合理性。

此外,今年7月,联创股份有限公司还以1.04亿元的交易价格将上海林动转让给其股东兼高级管理人员王翰,其中包括4058.7万元的绩效薪酬。不久之后,王伟也辞职了。

上海基创以1.7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山东巨迪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公司股东邵秀英也是联创的董事。

股东继续减持股份

联创股份正在出售资产,一边说要调整经营战略的发展方向,一边上市公司股东忙着减持。

Wind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今,联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高管及其亲属减持55次,累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超过6900万股。更重要的是,联创股份的管理层多次违规减持。

联创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11月宣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因涉嫌违法违规减持公司股份且未按规定披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相关行政处罚决定,自2016年10月27日至2018年12月26日,李通过深交所共出售“联创股份”3051万股,占联创股份已发行股份的5.07%。未按要求履行报告和公告义务,未停止销售。后来继续卖百万股,被中国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处罚

今年1月10日,联创宣布深交所对公司董事祁进行通报批评,原因是其违规减持。此后不久,联创股份有限公司于2月22日宣布,公司董事兼高级管理人员和原董事兼高级管理人员齐已收到山东省监管局的警示函,并被山东省证监局带去出具警示函

除了以上问题,根据《红周刊》记者的核算,联创股份2019年和2020年的营业收入、现金流量、营业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也不正常。

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联创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总收入9.47亿元,其中互联网营销收入4.64亿元,这部分收入适用增值税率6%,化工业务收入4.83亿元,适用增值税率13%。因此,可以估计其当期含税收入为10.38亿元。理论上,这部分含税收入应该体现在相关现金流的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增减上。实际情况呢?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20年上半年,联创“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0.64亿元。此外,公司本期预收款4279.61万元,比2019年末增加536.17万元。剔除这部分金额变动的影响后,联创2020年上半年与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10.59亿元。

但在资产负债表中,截至2020年6月末,联创股份有限公司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应收账款融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分别为1628.5万元、11.76亿元、1.6亿元、1.74亿元,较2019年末减少近3.6亿元。这与理论上应该减少的金额不一致,相差约3.39亿元,至于票据背书,截至2020年6月底,联创股份有限公司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为2.42亿元。这个金额就算是票据背书购买,扣除这部分还是有近亿元的差额。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2019年。根据上述逻辑计算,该公司当年的含税收入比新增经营现金流入和经营债权额多8.03亿元。对于连续两期如此巨大的勾对差异的原因,恐怕公司需要进一步说明。